开讲啦龚琳娜演讲稿:寻找真实的路

大家好:

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走出一条自己生命的路,那么我的生命的路,我就希望能够站在舞台上真实地为大家歌唱,今天看到那么多大学生,也让我会想到十几年前,像你们一样的年龄,我刚刚在中国音乐学院读书。

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,当时我是在中央民族乐团唱歌,然后2000年,就是我工作了一年以后,我就得到了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民族唱法的银奖。按照这样的路往下走,应该说我的唱歌的梦想应该是很顺利的,可是那个时候我却开始迷失自己。因为我演出开始越来越多,我唱了很多的歌,但是那些歌都是导演给我安排的,我慢慢地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木偶,很盲目,只是每天在唱歌,在赚钱。我记得有一次,我到一个城市去唱歌,我记得当时音乐起来,我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,很漂亮的长裙子,浓浓的妆,拿着麦克徐徐地走上舞台,看到了上万的观众,然后该我唱的时候,我记不得歌词,因为那是前一天就录的歌,是一首新歌。然后当时我就是这样开始,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,动作还特别美,三二三四,你们笑吗,你们觉得好笑吗,但是我当时看见上万的观众,他们真诚的眼睛,每一对眼睛就像一把剑,深深地刺穿我的心。我觉得我自己如果再这样唱下去的话我就会变成一个躯壳,一个毫无灵魂的人,我觉得我在欺骗观众,也在欺骗自己,就那一刻开始,我开始在反复地思考,我最初的梦想是什么?我为什么要唱歌?

我的家乡在贵州贵阳,那里有很多少数民族的歌曲,我记得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叫《螃蟹歌》,用贵阳话说就是《螃蟹歌》,我给大家唱一句这个。“我来唱歌,我来唱个螃勒蟹歌哎,螃勒蟹歌哎,螃蟹的原来哎,脚啊脚多哎,脚脚多呦喂,两只勒大脚脚,六只勒小脚脚,我去挑水塞,夹着了我的脚,疼又疼的很,扯又扯不脱,这个哩螃蟹真可呦恶呀咿呦。”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就有一个梦想,我长大了要当一名歌唱家,而且一定要唱很有特色的中国歌曲,后来我考上了中国音乐学院附中。就在我十七岁的时候,我记得第一个星期上课,那时候老师就说,来,龚琳娜,你念这段台词。让我一念,真冷真冷,猛地一阵冷风,人人都说冷。当时全班的同学就像你们一样,大笑。但是我心里很难过,所以我决定我要好好地学,我要加倍地努力,然后那时候在学校,我每天早上五点钟就会起床,五点半就一定坐在教室里面,认认真真地,一个字一个字地,真冷,冷冰冰猛地一阵冷风,更冷。

我太珍惜这个学习机会了,我太喜欢音乐了,那么我就在反复地想,唱歌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,不是出名,不是金钱,是为了我热爱的舞台,是为了我能够唱出自己的声音,但是我怎么样才可以找到自己的声音,怎么样才可以拥有自己的舞台呢?我要去找,我就开始去听所有的音乐会,就在我寻找的这个过程中,那个时候是2002年,在一场音乐会里,他在台上弹琴,弹着德国的巴伐利亚琴,唱着他自己写的歌,边弹边唱,他的名字叫老锣,他听说我是唱歌的,他当时就说,哪天我们一起去玩音乐吧,他说的是玩音乐。我记得第一次我们在一起,在一个安静的房间,我记得当时我第一句唱出来的时候,他就开始用他的琴声慢慢地弹,当我的声音唱到一定的时候,我不知道怎么往下接的时候,他的琴声就带着我,我就听着他琴的声音,我就开始即兴,就是想唱什么唱什么,想唱什么歌词就唱什么歌词,我再也不用考虑我是在为别人唱歌。他对我说了一句话,他说你是一个特别好的歌手,你应该坚持走自己的路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做乐队,我们去探索一条新音乐的路,他当时就邀请我。我会不会有未来,我会不会成功,我们做的音乐有没有观众,我都不知道,但是那个时候,我知道一点就是我不要的是什么,我不要的是假唱,假唱伤害我的心,所以我就拉着他的手说,我愿意跟你一起走下去。其实当我决定和老锣拉着手走这个方向的时候,也有很多很多的困难。我记得第一次我们在德国演出,真的可以说很紧张很忐忑,那天演完的时候,观众的掌声还可以,但是我和老锣回到家以后,他就收到一封信,是他最好的朋友,也是一个很好的音乐家写来的一封信,说我真的很受不了琳娜的演唱和表演,有点恶心。他当时这样说的时候,我就感觉到在我的表演里面有做作的成分,我过去的那些跟音乐无关的动作和表情,让他感觉到受不了,我就决定我要丢掉所有的这些跟音乐没有关的动作,包括我的虚荣心。

正好我生了第一个小孩,然后我和老锣就租了一个房子,那房子在巴伐利亚森林一个小山坡上。我原来练歌,我在北京的家是八楼,然后我只要在楼上一唱高音,楼下老太太就来敲门,你一唱高音我的心脏病就发,所以我在楼房里特别不敢唱歌。当我搬到德国,看到一个小山坡,哇,这么漂亮的大森林,我太兴奋了,我记得那天我拿一个带子缠着我三个月大的小孩在这里,然后我走到山坡上,我就这样把它喊出来,当我这样喊出来,唱得正尽兴的时候,很大的声音从远处咚咚咚跑来,我一看,十几匹马,全部,有白色的,棕色的,黑色的,咚咚咚咚就朝我跑过来。当时吓死我了,因为我还抱着一个小孩,我不知道我是跑还是站在那儿,它们非常迅速,四面八方,然后它们围了我一圈,把我一个人围到中间,离得特别近,我站这,它就在这。然后我当时在发抖,我不知道马会对我怎么样,我也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地接触过动物,然后有一匹马白色的马,它用它的鼻子和脸,它轻轻地这样就是抚摸我这里,特别温柔,然后当时所有的马不约而同地抚摸了我一下,它们也就分散走开了。那分钟让我感觉到唱歌不光是为了表演,也不是就为了舞台下的观众,好像也是为了天地,为了所有的生命。如果歌声能让每一个生命都能更快乐,让他们更有这种生命力,我就觉得很幸福。我和老锣在欧洲的几年间,我们做了很多的音乐会,我每一个歌的安排就得特别到位,有的歌我得非常温柔,我会听到台下的观众说,太美了。当唱完这个以后,我突然又唱一首,小表妹爱唱歌,唱得红花满山坡,哎咯,歌儿唱进我心窝,小表妹说她面皮薄。观众每一次都会很激动,然后很好奇地问我。“哇,你小小的身体怎么发出这么多不同的声音。”我就教所有的观众一起喊:“一,二”教他们怎么喊嗓,全部西方的观众跟着我一起喊那个声音,那分钟我就觉得我好自豪,我做一个中国的歌者,真的很好,我要坚持这条路走下去。

非常幸运,2010年,因为一首《忐忑》让大家认识了我,我又可以回到中国的舞台上给观众们唱歌,太高兴了,我今天想现场教你们唱一下。请大家起立,试一下,就在这儿,这个位置,然后如果你再试一下用鼻音,就在这儿,然后我们来试最后一部分,盯住你前方的一个点,一个方向,高音,走!收。谢谢大家!其实这首歌,你唱完《忐忑》你就不忐忑了,它跟生命的路是一样的,你要经过很多很多,但是这个过程还是很爽,唱歌的过程很爽,生命的过程也很爽,谢谢!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